美中气候协议:天方夜谭?

Jan Zilinsky (PIIE) and Sean Miner (PIIE)
November 21, 2014 5:00 PM

北京APEC会议的最大头条是中国和美国之间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的协议。美国同意从2005年水平削减排放量26~28%,而中国表示,其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中国会减少使用化石燃料。

不是铁的承诺,只是开始

美国商会网站上的一个作家从短期的视角谴责气候协议是对美国经济的打击。但有很多选择都可以在降低排放量的同时限制其经济损失。排放量可能不会以最有效的(或者对于这个问题而言,更公平)的方式减少,但由于其威胁公众健康、进而威胁国家经济增长潜力,这一问题亟须有效强力的应对。

被认可的大多数办法包括价格信号的使用。以市场为基础的监管体系,如总量控制与交易(比如通过“银行”借贷碳排放配额)将奖励高效率的生产者,纠正环境外部性。这也将迫使污染者专注于创新以提高能源效率。

某种形式的碳税也将修正现有的激励结构,但征税始终是一个棘手的途径。最新的例子中只需要看看马萨诸塞州,选民刚刚批准通过了“天然气增税废除倡议”。多数选民表示,每年经通胀调整过的汽油税不可接受。换句话说,他们想要汽油税的实际价格下降。

这说明实施或持续这些合理的经济政策有多么难。但是,这往往被用来作为拖延采取行动的借口。我们不能将中美协议看作一个硬性承诺,但通过同意降低排放,美国和世界各地都将在较长时期内受益。

2015年的势头

公开宣布目标很有价值(尽管不充分),APEC会议的宣言对在巴黎气候会议之前营造良好势头也很有用。尽管如此,各种局部因素表明,法国外长法比尤斯过于乐观了(他在Twitter上写道:它“将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外交会议。”)

要想在巴黎会议取得成效,主要经济体(美国,中国和欧盟)必须准备好采取行动。但美国总统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的权力似乎被削弱了(马丁·沃尔夫写道,“选举结果可能埋葬本已十分渺茫的控制气候变化风险的希望。”)。新的欧盟委员会开局一直不利(一些舆论曾呼吁容克辞职),这可能会打击欧洲对环境问题的兴趣。

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件表明,很难保证巴黎会议获得理想结果。但美国的中国的谈判令人欢欣鼓舞。

APEC之前,国际社会已经努力使用更多清洁产品应对气候变化。美国和中国以及其他14个WTO成员,也正在就一项多边环境协议谈判。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环境货物贸易协议(EGA),可能降低400多种有关气候变化应对的产品关税。正如奥巴马所说,这可能“帮助更多的国家跳过高污染的发展阶段,加入全球低碳经济中。”

EGA类似于信息技术协议(ITA),是一项多边协议,旨在减少电子产品的关税。其中一项在APEC会议上取得突破,并期待在下个月将要付诸实现。这将有助于推动EGA尽早签订,一旦环保产品的关税得以降低,非关税贸易壁垒和环境服务贸易谈判将在明年被提上议事日程。

预计奥巴马也将宣布,美国会捐款30亿美元给新设立的国际基金,该基金旨在帮助贫穷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降低其温室气体排放。明年世界将聚焦巴黎,我们希望领导者不仅会开始新的多边努力,也希望他们给已经开始的工作画上一个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