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凯蒂在顶端1%中的位置

June 5, 2014 11:30 AM

众人皆知,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他《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一书中说,收入和财富会高度集中在顶层的百分之一群体中。今日美国,顶层1%的家庭获得了全社会20%的个人收入,掌控着将近35%的国民财富。[1]

专业认可上的不平等是否也是如此?果然,不平等的规律在这个领域同样适用。想想那些享有盛誉的诺奖获得者,比如心理学家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和物理学家彼得·希格斯(Peter Higgs),他们的共同发现者却名不见经传。皮凯蒂的故事也是如此。

皮凯蒂685页的著作高屋建瓴,但是这座理论大厦建立在很多其他人收集的收入和财富数据之上,皮凯蒂因此获得盛名。《资本》一书的致谢部分特别提到了皮凯蒂的导师安东尼•艾特金森(Anthony Atkinson),为挖掘美国数据付出艰辛劳动的伊曼纽尔•赛斯(Emmanuel Saez),还有另外两位法国合著者吉尔斯•波斯特尔•维奈(Gilles Postel-Vinay)和吉恩•劳伦特•罗斯特尔(Jean-Laurent Rosenthal),两人与皮凯蒂合写了早期有关巴黎财富的文章。这本书的鸣谢页里列出了从不同国家和渠道收集数据的22个博士学生和年轻学者,还单列出一个数据库专家,一个有关财政和税收政策的协作研究者,和一个资本/收入比率方面的专家,在青年学者中给予了特别认可。

这些其他学者中一些人几乎是共同发现者,他们收获了多少学界认可呢?不多。

以“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为标题进行全名搜索[2],谷歌引用次数的结果如图1所示。皮凯蒂的引用频率达到3700万,而艾特金森的只有57200,位列第三的赛斯有51300。之后的人引用次数急剧下降——一些数据收集者近乎无名。事实上,在对《资本》一书有贡献的人中,皮凯蒂优势突出地获得了99.5%的引用。用基尼系数衡量——0代表完全平等,1代表完全不平等——皮凯蒂学者团队的基尼系数是0.96。

皮凯蒂指出,自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收入和财富不平等加剧。此外,他还用简单的理论解释了不平等为何在未来的几十年将不可避免地增加(总结为r>g,r是资本回报率,g是经济增长率)。确实,这个发现和其理论是本书最新颖的地方。《金融时报》的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已经对皮凯蒂关于财富的实证结论提出了强有力的质疑[3]。不管有关财富不平等加剧的统计数据真实情况如何,两对左派经济学家之间的对比都证明:业界认可的不平等在加剧。根据谷歌引用的结果,卡尔马克思以6:1的比例领先于恩格斯(500万vs86.7万)[4]。但是托马斯•皮凯蒂对伊曼纽尔•赛斯的比例则达到727:1(3700万vs51.3万)!

观察家们也许会把这种专业认可上的不平等视为自然禀赋的不平等——我们不应该改变这种不平等。另外,崇拜者可以说是毅力和智慧带给皮凯蒂特别的认可,这理所应当。但是,甲骨文(Oracle)的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的崇拜者也可以以相同的理由说天价的薪水是合理的——2013年他的年薪为7700万美元。如果在很久之后的某天,社会选择像皮凯蒂提议的一样向收入和财富普遍征税,这样平均主义的标准毫无疑问也可以用在诺贝尔奖和其他行业认可的荣誉上。

在那个遥远的某日到来之前,皮凯蒂自己可以针对生活的不公有所行动。截止2014年4月末,《资本》一书卖出了50000本,(最高估计达到80000,不包括估计的10000本电子书),每本价格40美元。[5]假设出售翻倍,版税为15%,皮凯蒂将获得60万美元的收入,之后还有更多。皮凯蒂提议对25万美元之上的收入征收80%的税。同理,为了纠正行业认可不平等,皮凯蒂至少要拿出28万美元的财富与他的战友们分享。

fig20140605hufbauer

脚注

  1.     有关数据的讨论,参见皮凯蒂(2014),315-321页和347-350页
  2.     用这种方法计算“引用”当然不完美,但是大体上衡量了基于对这本书的贡献而获得的业内认可。技术层面上,两种搜索内容(全名和题目)都是带引号进行谷歌搜索,以此排除了不相关的搜索结果。
  3.     参见克里斯•贾尔斯,《皮凯蒂的发现存在错误》,《金融时报》,2014年5月23日;《<21世纪的资本>的数据错误》,《金融时报》,货币供应博客,2014年5月23日。
  4.     事实上,将Das Kapital(资本论,德语,译者注)和经济学家名字放在一起进行搜索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引用数量比例变成了4:1。
  5.     参见Jia Lynn Yang, 《一本不大可能畅销的畅销书》,《华盛顿邮报》2014年4月22日 (2014年6月4日可访问);Marc Tracy,《皮凯蒂的<资本论>,一部Piketty’s ‘Capital’: A Hit That Was, Wasn’t, Then Was Again: How the French tome has rocked the tin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新共和》, 2014年4月22日  (2014年6月4日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