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中国加入TPP

June 13, 2014 9:00 AM

中美两国在战略及安全上的紧 张关系正在快速蔓延至经济领 域。双方都应该主动迈出一 步,不仅是为了避免事态的进 一步升级,更是为了维持双方 在经济上的互惠利益。达成这 两项目标的潜在抓手之一,是 让中国加入 “ 跨太平洋伙伴 关系协定”(TPP)的谈判。

这样做的经济效益异常明 显。我们的计算显示,一个包 括现有参与谈判的各国以及中 国的 TPP,将在未来10年内 将提高中国国民收入4.7%,提 高美国国民收入1.6%,提高日 本国民收入4.4%。这将是一个“三赢”局面。此外,如果这样 一个 “ 必要”的高标准贸易开 放承诺帮助推进了中国的国内 改革,这一估算还低估了 TPP 对中国生产力提高的影响。

如果一个没有中国参与的 TPP 达成,中国所面临的贸易 分流只会是其潜在收益的十分 之一(即未来10年国民收入降 低0.5%)。所以这样一个 TPP 对于中国来说其实不是一个大 的损失,更多的是错失一个良 机。日本从这样一个 TPP 中 获得的收益将减半至 GDP 的 2.4%。美国的收益将被削减三 分之二,至 GDP 的0.5%。所 以这两国无论如何都能从 TPP 达成中获益,只是收益在有中 国加入的情况下更大。

对于中国成为 TPP 谈判 的一分子,太平洋两岸的一些 人都显得犹豫不决。美国某些 人士希望这一贸易协定能成为 美国更广泛战略联盟的补充, 因此只希望包括位于中国东岸 沿线的所谓民主国家,而将中 国排除在外。其他对中国没有 恶意的人士则担心,让中国加 入 TPP 谈判会给中国以机会 故意拖延谈判进程,或削减协 定内容、降低标准。

在中国这边,类似的担忧 同样存在,而且还有额外的担 忧。中国的一些人士将中国上 世纪90年代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和永久正常贸易关系 (PNTR)的过程,当做是难 堪的。他们不想要中国 “卑躬 屈膝”——认为中国应该从一 开始就掌握制定全新贸易规则的主动权。

中美两国的反对观点其实都没能看到问题的核心。TPP 实际上是开放区域主义的典型 例子,地区内任何做好准备诚 心参与这一高标准协议的国家 都会被接纳。如果 TPP 能在美 国、中国和日本之间架起沟通 桥梁,就将有更大可能被世人 所接受,并且具有更大意义。

更为重要的是,一些中 国观察家对于重蹈当年加入 WTO“尴尬”经历的担忧, 以及一些美国观察家对于将贸 易用作排除 “异己”手段的执 着,不但是纯粹的臆想,还会 伤害他们自己国家的利益。贸 易谈判,正如所有的国际谈判 一样,最好能够秉持求同存异 的精神,适当让步,以此来探 寻共同利益。

任何一方都不应该让唯我 主义或当下存在的怀疑干扰本 应发生的和平共同发展。一个 将中国纳入,并将其引向更深 层次的亚洲一体化的 TPP,无 论是在外交政策上,还是在经 济上,对于美国的核心利益都 有帮助。

即使谈判各国对于中国在 国有企业或知识产权方面尚存合理疑虑,使中国无法马上加 入 TPP,但中国正在加入之 路上的事实,仍然会让中国在 谈判磋商以及相应标准的制定 中拥有较大的话语权。而在未 来,保护中国自主研发的知识 产权,以及限制来自享有政府 补贴的东南亚国家国企的竞 争,都将越来越符合快速发展 的中国的自身利益。

因此,务实的一步是,美 国在即将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 济对话中,公开、明确地邀请 中国加入 TPP 谈判。而作为 对此的铺垫,中美双方应对中国以正式观察员身份列席 TPP 谈判达成一致。

当然,双方对此都会有所 担忧,美国方面尤其如此。他 们的担心在于,中国人会将绝 密的谈判立场及内容,用以干 扰、阻碍 TPP 的进程,或借 此在其他问题上讨价还价。但 我相信,如果中国被公开、明 确地给予 TPP 观察员的身份, 中国政府会基于其自身利益, 遵守游戏规则,尊重所有参与 谈判的各国。

中美之间的潜在猜疑以及 现实中的争端无法仅凭贸易协 定解决,更不要说依靠一个未 来的贸易协定。贸易伙伴间不 断扩大的经贸关系,与两国间 更广泛领域内的良好关系并无 必然联系——如果这样的联系 存在,那么过去30年间美国从中国购买的以万亿美元计的商 品早已能保证两国关系良好。

但在两国间没有出现直接 冲突的前提下,更深层次的经 济一体化能够成为防止原本可 控的紧张局面升级、恶化的一 股平衡力量。更重要的是,一 个在经济上开放、厉行改革的 中国,对于中国的改革和美国 的利益都有助益。让我们为推 动中国加入 TPP 一起努力。